<tbody id="txmbc"><pre id="txmbc"></pre></tbody>
    <tbody id="txmbc"></tbody>
    <button id="txmbc"><acronym id="txmbc"><cite id="txmbc"></cite></acronym></button>

    <rp id="txmbc"></rp>
    <button id="txmbc"><acronym id="txmbc"><cite id="txmbc"></cite></acronym></button>

    <th id="txmbc"></th>
  • 創始人

    章樺 Ryan 連心醫療CEO, 創始人

    國家“萬人計劃”科技創業領軍人才,首位“張首晟獎學金”獲得者,“天府英才計劃”特優人才。博士畢業于荷蘭癌癥研究所,本碩畢業于東南大學。先后創立3家公司,2016年創立連心醫療。擁有8個發明專利,負責北京市科委醫藥協同科技創新研究項目、首都衛生發展科研專項,參與6個省市自然科學基金,包括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四川省應用基礎研究計劃。在Radiotherapy & Oncology,Phys Med Biol,Med Phys等期刊發表SCI論文7篇,以及8篇國際會議論文。獲得2012荷蘭腫瘤論壇最佳臨床研究獎,2014 SIAM(科學與應用數學協會)Travel Grant。

    連心的宏圖

    章樺 連心醫療CEO&創始人  2019

    多年以后,我坐在五道口清華科技園的一個咖啡店,依然能夠清晰記起那個遙遠的下午,我的導師Jan-Jakob Sonke第一次向我展示了一個肺部腫瘤患者的影像圖片。

    從那時起,我開始帶著信息技術的眼光去看待著醫療技術的進展。從了解腫瘤的原理、數據的演變、臨床的流程,到用創新的數學工具優化腫瘤放療的實踐。時隔多年,當我開始創立連心醫療的時候,不斷讓我思考的是,如何用信息技術去創造一個可規模化的腫瘤治療手段。連心選擇從一個看似非常平庸的角度切入,信息化成了整個項目的起點。后續逐步積累了放療相關的靶區勾畫、劑量計算和放療優化等核心技術,形成了相關的產品,剛剛獲得了NMPA III類醫療器械注冊許可證。

    從成立至今,連心醫療先后獲得四輪投資,我們形成了腫瘤放療領域的完整人工智能產品。很多朋友和同事在給我發來祝賀的同時,會更加關心連心下一步的目標是什么?什么是連心長期追求的價值和愿景?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必須把連心當前的技術,放到更加寬廣的時間長河里去。

    1896年的芝加哥,還是奈曼醫學院的醫學生Emil Grubbe,第一次嘗試用X射線治療一位叫做Rose Lee的乳腺癌患者,而這一刻就是百年放療的起始原點。

    從處方劑量的角度來說,經過20世紀初持續到30年代放射生物學的發展,法國生物學家Claudius Regaud 找到了一個標準的分次放療方法,即2.0Gy/天,每周5天,持續約6周的治療方案。直到進入20世紀末,Henric Blomgren教授將單次治療的劑量提高到7.7-30 G/天,標志著人類進入開始使用立體定向放療(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SBRT)時代。最近,張玉嬌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更加證明了早期可手術治療的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立體定向放療比手術生存率更高,副作用更少。

    除此以外,放療控制技術本身也發生了巨大的進步。早期的普通放療,醫生直接在膠片上勾畫靶區,然后制作鉛擋塊(Block)后進行放療。后來引進多葉準直器(Multi Leaf Collimator,MLC)形成三維的適形放療,最終通過調強放療(Intensity Modulated Radiotherapy,IMRT)等技術讓射線精準地投射到腫瘤區域的同時,避免對正常器官的傷害。

    精準的放療離不開對于射線精準的引導,于是圖像引導(Image Guided Radiotherapy,IGRT)技術不斷提升著射線的精確打擊能力。早在20世紀80年代,VanHerk教授通過正交數字X線攝影技術實現了圖像引導的放療。Jaffery教授研發了基于錐形束的斷層成像系統用于放射治療的引導,很好的實現了三維成像,提高了放療的精度。最近十年,以核磁引導的醫用直線加速器進入臨床,實現了對于軟組織的高清成像和實時的圖像引導。

    總的來說,過去百年放療,人類從射線的認知、射線的控制、射線的引導三個方面構建了一整套臨床流程和與之匹配的產業體系。一個標準的放療流程包含了患者注冊、模擬定位、器官勾畫、放療計劃、質量控制、治療實施、隨訪跟蹤等步驟。連心醫療的發展機會,就在于針對整個流程,通過顛覆性的人工智能技術去代替其中人的機械性行為,提高整個治療的質量和效率。

    我們的目標,是通過智能化技術建立創新的臨床流程,最終形成一個高度自動化的放療系統和空間。

    暢想2025年的某天,患者進入這個放療場景時,人工智能系統會自動識別患者并進行相關臨床資料的匹配,引導患者躺在合適的位置。治療設備會直接獲取患者當時的影像,并將影像發送到1000公里以外的放療計劃中心。放療中心的智能系統會自動處理生成可以執行的計劃,并且被當天的值班醫生審核通過。計劃被傳回到治療的設備,實時的影像系統會根據患者的呼吸運動調整放療設想的精確執行。

    實現上面的場景,會帶來整個放療行業的一系列改變:

    1· 傳統基于CT/MR進行模擬定位的重要性降低;

    2· 劑量師進行計劃設計的工作會被人工智能替代;

    3· 制定放療計劃的門檻降低,放療醫生的核心能力從靶區后和處方,轉向跟其他治療方式結合的綜合治療;

    4· 由于可以更好地使用立體定向放療,療程從七個星期減少到七天,患者舒適度增加;

    5· 整個解決方案,高度標準化和規模化;

    連心的愿景,就是立志成為在腫瘤放射治療領域具有絕對領先地位的人工智能公司。而我們的使命是讓人工智能造福人類,實現更安全、更高效的腫瘤放射治療。

    一階段全自動放療計劃(Fully Auto-Plan)—— 基于底層數據,從影像數據完全自動化地生成放療計劃

    二階段在線自動計劃(Online Auto-Plan)—— 能夠在線進行計劃的生成、修改和質控

    三階段實時治療(Real-time Delivery)—— 將實時圖像跟治療計劃進行對比,完美地實施放療的照射

    在做到上述各項的同時,推動放療人工智能技術的標準化。
    這,就是連心的宏圖!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